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

胡翼青:新闻研究不需“时效性”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学院的同事们在一起研讨新。学者们对我们嘴里冒出来的各种新名词诸如掌上、终端、媒介融合表示不适应,认为我们有些过于紧跟技术潮流了。对此我们当然可以做出各种辩解,但我以为更为必要的是,那就是新闻的学术研究是否必须像新闻报道一样追求时效性。

  新闻学的知识生产是相当惊人与迅速的,每一次重大的技术改进或发生受人瞩目的新闻事件,最多不出两个月,新闻类的学术期刊上便有了相关论文。此后不久,同一类型的论文会涌现一批,不过最多不到半年,该题材便无人问津。然而这却无法改变新闻学的现状:它仍然是一门没有学术影响力,缺乏起码的理论积累,不受人文科学关注的学科。这一点。

  今天的新闻就是明日黄花,但新闻的时效性原则是否也必须是新闻学术研究的原则?我想答案不言自明。学术研究的起点是问题而不是现象,尽管不少现象中蕴藏着值得研究的问题;而学术研究的最终旨归是理论,对现象的、归纳和总结通常离理论仍然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至于那些为三鹿奶粉、瘦肉精等危机事件支招的对策研究,更是缺乏起码的专业意识或职业,与学术研究的旨背道而驰。

  用新闻报道的原则指导学术研究,会导致研究者出现以下三个方面的症候:其一是找不到值得研究的问题,而是于一堆纷乱的现象中;其二是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就胡乱地套用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导致大量的误用和,贻笑大方;其三地给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和对策,导致外延无穷大,而内涵为零。长此以往,就会彻底断送研究者的学术前途。

  学术研究,不论哪个学科,都有些共性,而这些共性与记者的采写原则恰好相反:

  首先,任何学科的研究都需要研究主体的定力,不是被现象牵着鼻子走,更不能仅凭感觉推断,而是要而冷静地思考哪些现象具有研究的价值,孕育着可以研究的问题;而哪些现象根本就不是可以研究的问题或是伪问题。

  其次,关系的探究要分清楚动因与诱因,不能因为现象表面上存在的关系,就将诱因等同于动因。不仅要会,而且要会证伪,因为只有排除诱因才能找到动因。事物间表面的关系通常既构不成规律,也无法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而可能只是一种常识。

  最后,只有立地才能顶天,经验决论而非理论决定经验。也就是说,只有在使用各种经验方法对事实进行全面细致的以后,只有在通过哲学思辨了被显在事实遮蔽的隐在事实之后,才可能有更为开阔的理论视野。不加地套用既有理论来解释经验,只会研究者的理论创新。

  而完成上述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反复的思考。所以,新闻的学术研究要有自己的节奏,通常不能太过紧跟时代,也不能太过紧跟政策,这些都会让这个学科应有的厚度和深度。我们不谈三网融合,不谈微电影,没人会觉得我们肤浅;而我们大谈微博公共领域,没有人会觉得我们深刻,只会成为学科的笑柄。

  最近听说,传出《中国科学》要开辟新闻学专栏的消息后,该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收到了近万篇新闻类的论文。结果,没有一篇应景之作被认为有资格送审,更不要说刊载了。编辑部对此的评价是:该学科很不成熟。我想,新闻的研究者都该反思一下:是什么导致了这样尴尬的局面?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原文标题:胡翼青:新闻研究不需“时效性” 网址: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qichepindao/2020/0403/261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