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

有哪些好看的甜宠不虐的小说?好看的甜宠小说

  虐文看多了的我现在只想看甜文,一点点虐都受不了,我的小说阅读列表一开始全都是虐文,那种虐的心情好几天都缓不过来的那种,现在进化为甜的我好几天傻笑哈哈哈哈哈_(:з」∠)_

  回复一下呀,截图里面的 App是晋江,用电脑的直接百度一下在网站里看就行啦,不过晋江的小说基本都是收费的,但是他们的金榜上的小说还是挺好看的

  回家后更新些我觉得超级好看的小说简介吧w我爱晋江一辈子\(//∇//)\

  男女主互相暗恋,我觉得作者写暗恋的那些小细节特别真实,从校服到婚纱,羡慕……

  男主校霸,女主软萌。中间高考时候被女主妈妈拆了,但高考后又在一起了哦【超甜】

  《名草有主》,《小清欢》,《小泪痣》,《多一点喜欢》,《小尾巴很甜》,《初恋一生》,《久旱》,《赠我予白》,《挚野》,《表情包与打脸狂》,《她病的不轻》,《小蛮腰》,《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都不错(*๓´╰╯`๓)♡

  的话看的时候没有收集,所以积累的比较少,但是只要看到甜甜的,一定会发到这个的!

  受后期会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攻的妹妹和受的哥哥生的(双生子)和受姓,​一个是攻那边亲戚的孩子和攻姓。

  有段时间特别迷余年小可爱【听说我很穷中的受】​,会做饭唱又好听!米糊梗来自这哦!

  这三本小受我特爱!!我要是有这样的对象,天天高兴死了!哼╯^╰ ,羡慕……

  总体不虐,看到厍潇那段经历的时候心里有点小难受,从小被父亲家暴,母亲也是被父亲的,家暴的人真的很可恶!!

  不过厍潇在高中遇到了他的小太阳林西顾,一直陪着他……高考那段时间,攻的母亲意图那个父亲,厍潇顶了,做了将近五年多的牢,后来出来后考研,在西顾爸爸的里实习,和西顾平平淡淡的过起了小日子。

  受从初中一直暗恋攻,大学之后和攻合伙子。篇幅不长,偶尔看到几处会有一点小揪心。

  攻前世把受在里,算是一种病态的爱吧。后,受一开始害怕攻(受向攻,攻把受给强了,还把受困在里不准他出去),但在攻慢慢的照顾和沟通下,逐渐放下,在一起啦!

  受之前被校园霸凌过,去了医院之后突然可以别人的心,唯独看不透老攻的……

  受一直暗恋攻,在高二的时候意识到和攻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年了,所以借想让攻帮他补课的念头和攻接触,然后慢慢发现暗恋这件事好像是个双箭头

  苏州官道旁边的青砖灰瓦下开了间茶铺,主人是个小姑娘,叫阮阮。别看名字斯文,人却厉害得很:骂人没输过。二十出头的阮阮小姑娘,从小没了父母。

  天气不好,只有零星几个客人,阮阮躲在柜台后面翻看当月出刊的话本子,写的是孤女和大将军的故事:大将军和孤女一见钟情,为了孤女放弃富贵,一起过粗茶淡饭的悠闲日子。

  「掌柜的。」来人一身剑客打扮,寻了个坐了下来,揭下湿淋淋的斗笠,露出一张年轻俊气的脸,「来盏茶。」

  剑客坐在角落里,一面喝茶一面听那些不分的谈话,手指无意识地在放在桌边的斗笠边缘逡巡。

  他抬头,发现笑声来自柜台后的那个小姑娘,他坐的离她近,没漏过她脸上一瞬而逝的嗤笑一般的神情。

  「边疆和南诏从来都相安无事,逢年过节还能互相串个门,不是他们真的热爱和平,而是因为胆子小,没有十分把握不敢动手,要动手也不可能只这一点点试探,再说,镇安王这个身份可有点……」小姑娘提着茶壶走近,「随随便便就能遇伏,王爷身上的耳朵眼睛可有点多。」

  「噢?」剑客一边的眉毛挑的老高,眼睛里的光闪烁了一下,「你还知道些什么?」

  「你这个人!」阮阮双手叉腰,「没钱你不知道早说,还坐一下午!我半缸茶都是被你喝光的!」

  阮阮挥手打断他,一脚踩在凳子上,女一般逼近:「我这儿,不、给、白、食。」

  「你大爷。」阮阮骂了一句,抬手搡了剑客一把,「行行行,滚,别碍我眼睛。」

  从温婉秀气的姑娘嘴里爆出的粗口威力总是惊人的,剑客被她吼得直,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那什么,姑娘……我在这儿一下午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没钱住店了。」剑客笑得十分谄媚,轮廓锋利的五官被这个笑硬生生逼出几丝柔软来,「您收留我一晚?下午茶喝多了,现在胃疼,走不动了。」

  她气哼哼地睡过去,半梦半醒间,听见几声压抑的咳嗽,下意识地以为是进了贼,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才想起外头还睡着个人,咳嗽就是那个厚脸皮发出来的。

  看清是她之后,他紧绷的肩膀才放松下来,瞳子里重新染上的烟火温度:「吵醒你了?」

  剑客「嗯」了声,把一块方巾一样的东西从左肩的抽出来,「嘶」地抽了口凉气,气顿时又浓郁了几分。

  阮阮抱着手等了一会儿,发现他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忙点燃桌边的桐油灯,这才发现他一张脸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好看的甜宠小说双目紧闭。

  一道深深的刀伤从肩胛一直延伸到胸口,像要生生把人劈开一样,伤口皮肉翻卷,被江南绵绵的雨水浸得发白。

  阮阮从床下翻出医药箱,她只有寻常的金疮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给他敷上,边缘的皮肉已经感染化脓,散出淡淡的一股味。好看的甜宠小说她拿小剪子一一把那些腐肉剪下来,剑客眉头皱了皱,依旧睡得昏沉。

  剑客就这样留下来了,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被阮阮换了之后,先是大呼小叫哭兮兮地说自己失身了,又说中州有多少富贵小姐给他提亲他都没从结果栽在这个荒郊野岭,末了看阮阮要的表情才赶紧敛了神色认认真真道谢,并隐晦地询问自己是否可以继续暂留于此。

  没办法,他身上那伤看着就怪瘆人的,不还好,一再死这儿……阮阮不是很想帮他。

  「哎,阮阮,」季璴——剑客自己交代的鬼知道是真是假的名字——转完一圈回来,最近的话题都是那个重伤的镇安王,「镇安王不会就那么死了吧?」

  阮阮挑走茶碗里漂浮的茶渣:「谁知道,有命呗……但如果真就那么死了,你相信他是真的重伤死的吗?」

  「好歹也是个身经百战的将军,经常和下棋的人,命都硬,哪那么娇气一碰就死。」阮阮说,「咱们头顶那位,谁不知道镇安王不是他亲儿子,可不是亲儿子却握着兵部——能不急吗?这一急,就容易出那么一点点『意外』,你说对吗?」

  季璴一手撑头一手端茶,光是坐在那里就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贵气,与刀兵匪气地交织蔓延,怪异又不矛盾地在他身上融合,端着素白茶碗的手骨节分明,一层常年接触刀兵的人才有的,厚厚的茧,碧绿的茶水在瓷碗里微漾,明明只是最普通的大白毫,在他手里却像一盏千金的玉液琼浆。

  季璴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她的神情,一脸「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表情,端着茶碗喝得啧啧有声。

  「没事儿。」阮阮头都没抬,拿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写画画,「砸一会儿累了就走了。」

  一盏茶的工夫又回来了,布包把剑一裹,扔给阮阮两块银锭,好看的甜宠小说满脸都写着「求表扬」:「够吗?不够我再打一顿,再让他们给点儿。」

  阮阮被他逗得直乐,敷衍道:「嗯——真棒 」她把银锭又推给他,「你拿去集里买点吃的,」顿了顿,她又道,「再买身衣服。」

  风里来雨里去从来不把脸皮当回事的季璴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脸红脖子粗地飘走了。

  然后一般买了一大堆东西,以及四五套看起来就不便宜的衣服——远超过两块银锭的购买力。

  季璴搓着下巴坐在后院的藤木躺椅上,看阮阮在厨里进进出出地忙碌,然后被她叉腰吼过去当伙夫,火光跳跃,映在他脸上,忽明忽暗之间,衬得五官轮廓越发立体深邃。饭菜的香味渐起,诱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季璴替阮阮撑着伞,看她拔干净坟上新长的野草,拭净青松石的墓碑,再将盒子里的饭食拿出来摆好,做完这一切后,她才直起身来,注视着小楷刻成的名字。

  阮阮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没了动作,静静地站在原地。季璴难得没有出声聒噪,天地之间只有细雨过处的沙沙声,如春蚕食叶。

  「姑姑是蜀地人,那个人对她不好。赌,打她。姑姑受不了,一个人来了苏州,还捡了我,带我长大。」

  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那个人想来抢铺子,我当然不肯。」她回头,朝他笑了笑,「我拿刀在脖子上比划才赶走了他们,可他们不肯放弃,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

  她飚了一句川话:「又不得瓜的,死也不得干。」(我又不是傻的,死也不会同意的。)

  这三本真的超好看!特别提名锅铲,太治愈我了,让我真的想谈恋爱,少女心!绿光是搞笑治愈,也很好看!少吃鱼呢,简直甜到!

  《小清欢》已经不知道我看过多少遍了,啊陈让简直理想型啊 没有第三者没有误会 满分推荐!!oxo

  《她的梨涡》这个也是书荒的时候经常看,男主这种类型类似 痞痞的 我是很吃这套的 激动ovo

  强烈推荐 北倾大大的书,真的都超甜,我是通过何处暖阳不倾城入坑的,还有他的一线大腕,竹马镶青梅,滚滚滚,一禽定音,他与爱同罪,谁说我不爱你,徐徐诱之,美人宜修,他站在时光深处,我和他差之微毫的世界,摇欢,已经正在更的,风沙落进星辉里

  他的每 一本小说都是甜文,而且各种类型他都有尝试娱乐圈,军旅,,叔侄,然后也是有系列文,就感觉他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特别喜欢看这种系列文,感觉他们像真实存在一样。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作者。(我说的这些小说名字有可能改名了,因为出版,这些名字都是网络名 ,因为喜欢这个作者已经很久了,所以看的时候也都是网络名,一直记着也都是这些)

  再有就是 六盲星写的韫色过浓,两面派,萌宠记,他说的我都听,最佳宠溺也都很甜啊

  我不想侍寝,因为她们说侍了寝再想出宫就难了。其实我想出宫也不是因为怕死,我是怕死得不明不白。

  宫里的局势我一直没弄清楚,因为当我记住某位得势的娘娘没多久,便有更得宠的爬上去。拓跋烨有一颗无法捉摸的风流,我曾想研究一下喜欢女子的类型,以求得出宫的捷径。

  不过我失败了,宠幸的女子几乎网罗了天下所有女子的类型,从小家碧玉到英姿飒爽不等。统计下来,委实麻烦。

  女人一多,各种明争暗斗层出不穷。后宫每隔一段时间便重新洗牌,我等侍候宫妃的小宫女最是过得兢兢战战,生怕一个不小心变成了炮灰。

  不说人,不骚首弄姿,不偷懒,这是我的原则。好在我伺候的是后宫最尊贵的女主人皇后娘娘,不管后宫风云如何变幻,不管妃子贵嫔美人岗位如何竞争激烈,都没有人能撼动皇后娘娘的地位。

  我窃以为跟在皇后娘娘身边是最安全的,不料终于刮到了我身上。我很清楚地记得这一天,近期得宠的锦荣夫人带着侍卫把我拿下,以谋害小公主的将我了。

  前几日小公主殇了,这件事我略有耳闻。那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我就觉着活不长,面黄肌瘦显然在锦荣夫人肚里就营养不良。这不,被我料中,小公主没几日就断了气。那时我琢磨着会不会悲伤过度,曾偷偷去瞧过他一次。他一点不像刚刚死了女儿,搂着某个美人寻欢作乐。

  我在那美人的酒中下了泻药,他宠幸她的时候,她不小心拉在了龙床上,叫拓跋烨了冷宫。

  我坦白,这是我在宫里做过的唯一一件坏事。我和小公主的死半毛钱关系没有,但后宫的女人们,就是一只蚂蚁都能拿来大作文章,何况死了一个金枝玉叶?

  我知道我就是一炮灰,锦荣夫人哪里是想我?她的目标是皇后娘娘。一个是艳冠后宫的宠妃二品夫人,一个是一皇后,这件事终于闹到拓跋烨跟前。我忽然空前绝后地重要起来,受到万众瞩目。

  不过,冤还是要喊的,「,奴婢是的,奴婢是的。」我也知道我就是喊着玩玩,应个景儿,一众大腕在此,哪里轮到我说话?

  果不其然,直接忽略我,看向锦荣夫人,「你说皇后这小公主可有?」

  锦荣夫人敢跟皇后叫板,自然做好万全准备。她使个眼色,立刻有一个宫女两个太监六双眼睛指证我曾潜进小公主殿中。

  三张嘴巴言之凿凿,连我那天穿了什么衣裳都描述得清清楚楚。连我都不住要怀疑自己是否梦游去了。

  以前吧,我一直觉得拓跋烨虽然风流但不失为一个明君,好歹也是我暗恋的男人,德行不会差到哪里去。但他今天忽然变了,正都听出这是的嫁祸,他偏偏信了,一定是叫迷了。

  我的皇后娘娘列举的种种疑点,包括小公主明显不是生前中毒的死状,统统被忽略不提。于是,我忽然,不是锦荣夫人要赢得后宫的凤印掌管权,是我们亲爱的陛下要皇后失势。

  进宫两年,我从没跟人显摆过一身武艺。就是在道上混的时候,我也从不。我不爱和人打架,遇上找碴的最常用的是走为上计。但是拓跋烨一声令下,四个带刀侍卫从天而降,两个过来拖我,两个守在门口。

  我琢磨着之下溜出不容易,于是纵身而起,扣住了拓跋烨的脖子。一来他丝毫没有防备,二来我的动作几乎在电光火石间完成。我得手了,我拿住了当今天子的性命。

  忽然就混乱起来,满屋女太监惊恐地看着我,宫中禁卫队将太和殿围得水泄不通。我一出手拓跋烨就知道了我的实力,倒是不敢轻举妄动,镇定问,「你是谁派来的?」

  我特冤,我没想做刺客来着。我一边扣着细嫩的脖子一边真诚地说:「不是刺客,没小公主。这样只是想为自己,皇上你要明察秋毫啊。」

  「呃……」我迟疑了一下,很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我觉着你不怎么可靠。」

  锦荣夫人渐渐镇定下来,瞧出我没有谋害皇上之意,使出一个眼色。那宫女即刻叩头将我那晚的行迹又讲了一遍,当真跟亲眼见着似的。

  拓跋烨在我的制下不慌不忙道:「你若是受人,向朕禀明了,朕自会还你一个。」

  「有人证明吗?有人证明你那晚在别的地方吗?」拓跋烨问完见我不语,冷冷一笑,「别以为朕在你手中,你便可,之人朕从不姑息。你当真以为杀了朕可以走出吗?」

  「皇上。」我阴阴一笑,「你当真要听我那晚在什么地方吗?八月十五那晚的月亮真的好大好圆啊。」

  八月十五的那天晚上,我在藏书楼的梁上躺着,手中翻着一本据说内涵深厚备受时下文人追捧的《黄帝内经》。当时是漫漫长夜,长夜漫漫,拓跋烨拥着一个女人偷偷进来,两人在这藏书楼中翻云覆雨,春光旖旎,在我眼前上演了一番活。

  第二日我长了针眼估计和这事有关。话说回来,之所以用「偷偷」二字,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宫中嫔妃,她是朝中礼部侍郎的正妻李夫人。瞧瞧,妾不如偷啊,不如偷啊。

  拓跋烨将众人屏退到殿外,即便门关上了,依旧能看到门外的人影幢幢。他问,「你看到了什么?」

  他的脸色一沉,铁青着非常恐怖,我连忙道:「皇上身材很好,技术也是上乘。」

  老实说,拓跋烨宠幸妃子的各个场景我都观摩过。看的时候不是不心酸的,他是,有资格拥有天下女人,意识到这点后,我很自觉地只是默默喜欢他。

  听了我的拓跋烨的脸色更加难看。我捏住他脖子的力道松了一点,口中道:「皇上,现在证明我是被人的。」

  他眼中精光乍现,我看得清楚,说:「你可别使诈。我告诉你,我很厉害的,如果你出尔反尔叫侍卫捉拿我,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拿不住我。到时我一边打架一边将你的事说出来。啧啧,有失体统啊。」

  他答应得好好的,却在我放开他后,立刻招呼门外侍卫将我拿下,喊我逆贼。我是多单纯的孩子啊,他居然好意思骗我。侍卫一拥而上,我再想拿拓跋烨质时,他有了防备,我一击不中,便被侍卫包围起来。

  我没骗拓跋烨,我确实很厉害,于重重包围中跃至假山上,高声道:「大伙儿歇会儿,我给大家讲个深宫——」

  「你这个!」拓跋烨忽然大喝,继而笑意盈盈,「朕只是试试你的功夫,果然俊得很。传朕旨意,小公主被害一案疑点重重,待朕亲自查后再做。此宫女武艺,朕很欣赏,先留在御书当差吧。」

  我一时摸不清拓跋烨心思,寻思着他反正不能把我怎么样,而我还得在宫中混上几个月,便到他的御书中当差去了。估计所有人都不知道皇上怎么忽然就对我不疑了,还是的力量大啊。

  但有拓跋烨的说话不算数在前,我对他依然持着戒心。果不其然,我在御书中当差的第一天,他就屏退左右和我开始谈判。一开口他甚是亲切,主动问我姓名。

  他要在三秒钟后才能消耗我话中意思,细细将我看了一遍,疑虑陡生,「你跑到宫里做什么?」

  我抓住他的手泪水涟涟,「太感人了,你居然相信了。很少有人将『鬼笑』二字和我这德行联系在一起的。」

  「还挺有自知之明。」他淡淡说,「我听说过你,虽然武功,可是很粗俗!」

  最后两个字他说出,想来恼我捏住他的软肋。我并不生气,我确实是个粗俗之人,「所以,为了连任武林盟主之位,我担了个宫女的名发誓将宫里藏书楼的书统统看完。你不知道,现在武林盟主的竞争多激烈,武功不够,还得知识渊博来着。你这宫中,就只这藏书楼是个好地方。」

  藏书楼藏书丰富,短短两年定是看不完的。不过,我也就耐烦在这的宫里待上两年,然后带着对拓跋烨的记忆泪眼汪汪离开。之后,我的余生除了将武林盟主的职位发扬光大,便是回想年轻时候我在中一不小心爱上一个男人的故事。

  原想拓跋烨听了我这雄厚的背景有所,稍微对我尊敬点,没想到他说,「朕管你是谁,只要一日是宫里的宫女便是朕的。」

  就,反正我了快两年了,不差这几日,卑躬屈膝什么的我最拿手了。

  他的眼睛一眯,寒意陡升,「朕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别不识抬举。你以为没有你的指证朕便奈何不了她吗?到时给你扣个畏罪的帽子,她身为你的旧主一样脱不了干系。」

  皇后娘家日益强大,有权倾朝野的趋势,拓跋烨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偏那边处处做得滴水不漏,寻不到错处,他便来从皇后处下手。我知道其中利害,幽幽叹一口气,「做你的老婆可真倒霉。」

  「那可不行,我这人忠心耿耿。况且皇后确实是个宅心仁厚的,人家整日里吃素哪里惹到你了。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不是干这种事的人了。」

  他冷笑一声,我发现他特喜欢冷笑。他反手在身后,「是的,我看出来了。」然后两个太监从门外进来,拖着一个瓶子看着我。

  混世林明渐有了自己守护的小姑娘,当他以为一切这样自然美好时,却发现,半圆再也不是当年的她了。

  当他挽着她的手,第一次出现在宴会上时,他跟别人说,他夫人今晚是带他出来钓凯子的。

  苏小姐无语了,云先生,你的脸还要吗?像脸皮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就这样扔地上,还要去踩两脚?难不成是因为云先生你的脸皮太厚了?

  她哥哥跟她说,要多动动脑子,可以预防老年痴呆。可她还未满二十,她的这些哥哥是不是操心过早了?

  好吧,虽然说,在上,别人一听见“苏漓”二字,就被别人称呼为云夫人,可她还是很年轻的好不好?

  走得出他的视线,却走不出他的心域,他的目光紧紧包围着她。无心插柳,精心培养,情感之树茁壮成长,茂盛了他和她的深情厚义。

  只属于她和他的那份独有记忆,记载了两人的与共。无论千难万险,无论百事纠葛,他总是默默地站在她的身旁,为她遮风挡雨。

  他是她的一片天,她是他的一切源。滚滚,俗网尘尘,他们能一如当初吗?他们能携手人生吗?

  她三年,疼宠她两个月,再见,他搂着她:“许多糖,的命给你都愿意。”

  曾经弃游的白皛皛,再次重返网游这个大坑后,竟又成为了一方霸主。而出于无聊的她,选择开小玩“新人梗。”

  强推墨宝非宝的文:《轻易放火》 《一厘米的阳光》《很想很想你》《一生一世美人骨》《蜜汁炖鱿鱼》

  甜宠无虐,偏好古言,情节不算特别丰富,女主也没有到处表演得第一,宫斗宅斗都没有,文笔很棒,个人推荐

  可以看东奔西顾的书尤其是 你是我的小确幸(不要看书评),律师和医生,配一脸,男主温润如玉实则腹黑。还有大大的 只想和你好好的,甜到落泪。

  内容摘要: 宿舍玩游戏,宁芮星接受惩罚,穿着吊带,开门的时候朝学校检查卫生为首的男生吹了声口哨,“小哥哥你好帅,恋爱吗?”

  后来,宁芮星恨不得锤死那时候的自己,无怪,她撩的不是别人,是整个北华大学众所周知的,一向严谨自律的校学生会长江屿。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她总觉得江屿看着她的眼神,极为的不正常,带着满满的侵略性,像是要把她吞拆入腹一样。

  再后来,宁芮星被人堵在角落里,面若桃花,声音很是没底气,“学长,你要干嘛?”

  内容摘要: 丁娴无法想象,像时易那样的禁欲系男神,谈起恋爱会是怎么样子。

  直到有一天,那人变成她老公,丁娴才知道,清心寡欲只是他的,衣冠才是他每晚的真实写照。

  内容摘要: 陈简第一次谋生想让陶晗乖一点的想法,是在年少时,女孩扔掉自己告白的信封那一刻起。

  内容摘要: 18岁的祁六珈已经出落得腰细腿长,小红唇诱人,最大的喜好就是每天和他。

  霍斯羽觉得对付这样口是心非的小妖精,就应该将她按在舞蹈室的镜子上亲。

  然而后来……她趁他不备,渣了他一把,在医院里睡了一觉后第二天人影全无,给他狠狠一击。

原文标题:有哪些好看的甜宠不虐的小说?好看的甜宠小说 网址: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jiankangpindao/2020/0523/1553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