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

小确丧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小确丧是可以预测但又不可避免的,比如你一定知道你凌晨三点睡第二天早起会很困,但你为了生活还是不得不早起;你知道期末了可以回家了,却不得不面对繁杂的期末考;到周末了却又不得不面对下一个周一。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没有咖啡厅、电影院、公交车理发店、餐厅、酒吧、学校、、、书店、以及所以还是应该远离负能量,忘掉生活中的小确丧。

  “小确丧”,是小确幸这个词的反转。如果说小而确定的幸福(比如每天可以泡个澡,每天可以吃碗猪油拌饭)能够让人对生活抱有一点期待,那么小而确定的沮丧时刻(喜欢的那个人不会喜欢我,工作还行但也不够好),就精准地概括了我们大部分不快乐的日常生活。那些持续发生不会消失、也不会带来重大后果的烦恼。

  比如,单身的人会想起自己的很乱,已婚男女会想起有些家务要做。想起来,这些事并不大,但却摆脱不掉,每天都带来一些困扰。

  仔细想想,真正让人觉得对生活有点不满,隐隐想逃离的,多半不是重大危机,而是这些小而确定的沮丧。子不够大,每天早上起床很难,夏天地铁里出汗很黏人,不够瘦。

  面对大事,人们态度明确,反应迅速。但对“小确丧”,人们拖拖拉拉,在意着,又着。

  “我能预感到我的沮丧,就像下雨之前你能感受到风吹地更低,云也开始变灰,这时候我通常会躲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去。沮丧就像这种如期而至的风雨在我身体里转悠,很熟悉的感觉,但它就像我身体里的血液循环一样无法。”

  我们明确知道每天都会发生的那些不快。比如,我们明确知道每天早上起床都会很困,它是可以预测的。因为我们知道,这件事并不会在下周就突然消失,它会反复发生,也许长达数十年。所以,我们就对它有种“无奈的接受”。

  2、很多时候,我们觉得生活总是不够完美,并不是因为有很多巨大痛苦,而是因为有很多小小的、不容易解决的问题。

  让烦,但并不至于让人痛苦得要死。没有人会因为周末即将过完而大哭,但“周末即将过完”就是一种小但是确定会发生的沮丧。

  我们不觉得这些小问题需要伤筋动骨地去解决,结果它们就很难解决。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得了重病,我们会立即放弃工作和约会去医院。但如果只是长了个智齿,尽管它在那里隐痛,我们还是下不了决心请假一天去医院。

  跟快乐比起来,我们很难习惯沮丧的状态。荷兰心理学家NicoHenriFrijda说,相比于沮丧,我们更容易适应快乐、幸福这样积极的正向情绪。所以,这些不快虽然小,却会一直存在,很难被“习以为常”。又因为它很分散,解决了其中一件,对改变整个生活状况帮助也不大,所以,小确丧虽然小,但如影随形。

  3、但小确丧让我们对生活还保持着一丝希望。因为如果努力,它们大多数都能解决,这种感觉让我们心安。

  客厅的灯坏掉了,这件事让人想起来就有些小小的懊恼。但是它并不严重,只要稍微花些时间就能。虽然我们拖了很久没有修,但这种“它能”的感觉,给了我们不小的力量。

  心理学家赛列格曼提出过一个词,叫做“命运的”,讲的是当我们面对一件事束手无策或者是多次解决无果的时候,我们会认为解决这件事需要的能力超出了我们自身的能力,以至于非常无助,像被命运了。

  但小确丧能让我们感到,自己不是命运的,生活没有失控,我们还有变好的可能。它甚至也让人感到:今天没有更坏的大事发生。

  我们没有遇到真正的不幸,一切像我们预料的那样展开,就连我们的坏心情也在我们的洞见之中。小确丧是我们日常安全感的来源之一。

  如果我们陷入巨烦,那么一点小小的帮助不会让我们感到快乐。但因为我们的日常面对的只是些小小不快,比如要挤下班高峰的地铁,那么解决起来就很容易:如果有一天某位同事愿意下班上送你一程,你也会感到很幸福。

  小确丧又小又密集,所以我们也就有很多机会不断去解决它,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激励。每解决一次,我们就感到了愉快,我们生活中就充满了密集的小惊喜。

  人们会因为一块小甜食就忽然觉得快乐起来,是因为我们的不快乐并没有那么大,看场电影就够了,一次购物或者休假也够。

  生活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没那么不堪。小确丧让我们相信,我们总有机会摆脱现在的生活。

  UC大数据显呦示,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心层”,曾经被打上“叛逆”标签的80后们成为了丧文化中的主流群体,占比高达50.41%。大多已经成为“人生赢家”的70后们则看上去格外逍遥。

  而在地域分布上,似乎东部沿海地区的人们较内地更加“压力山大”,排名前十的地区中,东部沿海地区占了4个,广东更是以16.5%的占比高居榜首。

  一直被人们认为安逸至极的天府之国成都,竟然在关注热度城市中位居第二,北上广深也无一例外全部入榜。

  同时加班强度越大的职业,对“丧”文化的程度也就越高。尽管互联网从业者们工资高得往往令旁人眼红,但其中的心酸或许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相较之下,向来清心寡欲的科研人员显然每天过沱得更加快乐,丧气指数仅为0.43%

  尽管如今人们对心灵鸡汤采取更审慎的态度,但是UC大数据发现,多喝“鸡汤”实属排解内心郁结的一剂良药。这或许也是“鸡汤”长盛不衰的奥秘之一吧。

  有意思的是,最关注“丧”的80后们,已经成为了鸡汤阅读的主流人群,仅次于他们的父辈60后们,占比达41.42%。而极度反感鸡汤的90后们可以说平时生活中几乎不读鸡汤类读物。

  同时,一边刷着“丧”段子一边喝“鸡汤”的矛盾体也遍布一线城市,广州、深圳、、上海继续领跑。看来“鸡汤”这种调节方式,不论在哪里都会受到欢迎。

  UC大数据显示,保险从业者与中介的确是最爱读鸡汤的两大职业,占比分别达到了22%与20%。而科研人员仍旧如一股般排名垫底,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做科研”。

  当然,UC大数据认为,“丧”文化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一种网络流行亚文化,是因为它形成了一套自己独特的话术、行为,并从这种颓废之中展露出同压力重重的生活进行对抗的乐观心态。

  经过统计,UC大数据总结了丧文化中最为流行的5个句子。从这些句子中,我们不难体会到,尽管它们表面都流露出消极厌世、得过且过的颓丧,但这也是面临生活、工作压力的年轻人们,一种自嘲、娱乐、笑对人生的态度。在说完“反正明天也不会好过”之后,仍旧用饱满的面对明天的朝阳。

  同时这种自嘲式心态,也延续到了他们的日常行为之中。从资讯热度上来看,拖延症、熬夜、宅等,是当下年轻人的普遍状态。“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也成为了不少80后、90后的座右铭。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尽管爱拖延、爱熬夜,却仍旧能够每项工作完成得足够完美。尽管大家嘴上都说着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最后却又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

  当然,UC大数据也为那些“感觉身体被掏空”的80后、90后们准备了一份诚意满满的单。夜深人静时一首一首的听过去,或许能够对人生,对生活多一份,更加勇敢地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

  热度显示,大理、青海湖、、、成都,这些在民谣中常常出现的意向,已经是年轻一代国内度假的首选目的地,对于他们来说,来到这些地方,也许能够让自己尽可能地去接近民谣中所描述的弹琴唱再喝杯小酒的生活,暂时忘记不那么美好的生活琐碎、工作烦扰。

  同时,他们也会偶尔奢侈一把,来一场出国游。距离近、手续少的济州岛、芽庄、清迈、芭提雅、尼泊尔等成为了海外热门目的地。这些地方有青山绿水,有碧海蓝天,尼泊尔近年来更是以“世界上幸福感最高的国家”,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心之所向。

  UC大数据从这些热门目的地中发现一个有趣的规律。这些地区,无一不是带有“闲适”“轻松”“慢生活”的标签,“对自己好一点”这一年轻人的至理名言在这里得到了充分印证。

原文标题:小确丧_百度百科 网址:http://www.dollarstorearticle.com/jiankangpindao/2020/0430/963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